親,您好,歡迎來到形婚網!  |  登錄  QQ登錄  新浪微博登錄  開心網登錄   |  注冊

喂,你等著

26歲 未婚 寧夏 銀川 178厘米 本科 2000~5000元

愛一個人意味著什么呢?這意味著為他的幸福而高興,為使他能夠幸福而去做需要做的一切,并從這當中得到快樂。一般的宿命,就是我們總會遇見一些人遭遇一些事。然后,看著命...

打招呼>> 送禮物>> 發信件>> 看資料>>

發布時間:10-31 08:08

分類:情感物語

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

作者:喂,你等著    天氣:陰天    心情:吃驚    閱覽次數:

 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
  隱約記得,床前的月光是怎樣披在我的肩頭的。總想掬一手月光,披一身花香,但,又是一個被月亮遺忘的晚上。夜,幽藍而神秘。纖指開成潔白的玉蘭花,在鍵盤上舞蹈,凌亂的記憶碎片一并揉入指尖,撒落一串靈動的文字,給你。文字的雨從我的心上淋到你的眼里,那一雙濕濕的眼正在風中遠望,有幾縷芬芳的煙霧,就是從我這里飄起的。在這個漆黑的夜里,有一種潮濕的氣息從我身上拂過,我知道,那是你的眼光。我甚至覺得,我的手可以觸摸到你,因為,我好想你。
  記憶的唱片溝壑縱橫,往事的酒杯里婉轉著我的舞姿,懷舊的光暈籠罩著我的一襲白衣,我魂牽夢繞于千百年前的月明之夜,滿地白雪。是你,是你把靠近我心臟的那支利箭拔出,把我的傷養好,然后將我放生。你的所有憐愛都保存在我那雙驚恐的藍眼睛里。那些夜晚的月光,和你的目光一起披在我的身上,那些潔白的夜,像白梅的花瓣雨,一直浸透我的身體和靈魂。我的記憶一遍一遍顫栗著,我永遠記得你的眼神,和我的白色絨毛一樣柔軟,更記得你給我以刻骨銘心的疼痛,卻給了我第二次生命。我多想沿著雪野上那花朵一樣的血跡走回你的書房,與你共舞一世,可我只是一只有些許嫵媚、些許慧黠的白狐,只有修煉成一個白衣女子,才能從如畫的山水里走出,走進你的眼睛,走進你快樂的日子,把大片大片潔白如玉、晶瑩如月的日子都給你。
  為了這個飄雪的夢,我在風雨之夜穿梭,在高山之巔翹首。盡管你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,可我卻要慢無止境地奔跑,躲在你看不見的深谷幽林。夜晚來臨,一個人在陰森森的洞穴里顫抖,瑟瑟地凍結成冰。飲盡寂寞的苦酒,卻拂不去窒息和痛楚,我的哀鳴布滿清寒的夜空。
  已經記不得眼前漫過了多少煙雨、多少滄桑,那么久遠的歲月會不會把我們的故事掩埋?
  佛說:前生五百次回眸,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。一千年過去了,我終于等到了神的眷顧。隔世的情緣,牽著我,跨過千山,淌過萬水。回眸時,你在燈火闌珊處,溫情的目光,還和當初一樣,像水一樣滑過楚楚可憐的我。我已經不是白狐了,我是一個白衣勝雪的女子,帶著憂傷的影子,來到你的面前,這里是你的書房。我不知道是怎么來的,而你,對我的到來雖然有點驚訝,卻又那么平靜。我看見你的眼煙一樣朦朧,水一樣濕潤,還聽到了你低聲抽泣,啊,是什么喚起了你的記憶,是什么驚醒了你的愛情?我與你對視良久,然后懷抱琵琶,以指扣弦,把一曲《梁祝》的清音潑灑在這個亦悲亦喜的夜晚。你報我以感激的笑。
  我,卻忍不住想哭。
  鶯語恰恰,花枝搖搖,點綴著高山流水,柔情萬種的弦告訴你: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。
  那時候的我,就在離你最近也最遠的地方,近得看見你書房的燈光,遠得靠不近你的心房。我獨居深山,在黑暗中獨舞,在煉獄里受難,還在菩提樹下博覽群書,讓人類的智慧滋養我美麗的心靈。為了千百年的真愛,我要為你脫胎換骨,只求來生做一個和你牽手的人,晨起為你撫琴,看你寫詩,夜來幫你研墨,為你添衣。陪伴你孤獨的靈魂,笑看山前花開花落,坐看天邊云卷云舒。無奈,還沒等我修練成真身,我就被命運的狂風卷走。花落,弦斷,我的心在凄風苦雨里飄蕩,不知所歸。
  裙裾勝雪,衣袂飄飄,問蒼天,在隔世的紅塵里,我能與你和一曲千古絕唱么,我能為你跳一支執迷不悟的舞嗎?我在黑暗里千萬次尋覓,你那飄逸的身影還能像風一樣穿過我的心尖嗎?
  今生今世,我還是你的白狐,我要在花開時節,用我的所有嬌媚為你跳著快樂的舞,將剎那芳華,帶著血絲開在你愛我的心上。只為從未說出口的千年一諾,只為你臨別時滿眼的憐愛,只為你一個優雅的轉身,把千年拋在身后,只為憐惜你日漸寬了的衣帶,只為你的愛依然如故,溫暖如昨。
  習慣了睡前沐浴,帶一襲清香與一闋宋詞入夢。似夢似醒之間,恍見佛前青燈,你的衣帶像雪在飄,手握一支紫色橫笛,雙眼含情,一只彩蝶在你身邊翩翩起舞。再回首,溫暖的情景卻被深深淺淺的落紅覆蓋。我撞撞跌跌,沖出纏纏繞繞的夢,想喚你的名字,忽然失語。
  游絲般的凝噎,穿透夜的黑紗,和著冰涼的風,在濱城的夜空呼嘯著,把我一點一點揉碎。我懷抱感恩之心,在滾滾紅塵里,種下了愛你的蠱,在茫茫人海里,喝下了愛你的毒,我復何言。而你,也因為想我而失聲。燈火無數,你在每一盞燈下尋找我的影子,我的名字在你的喉頭喑啞,只有那條天河漸漸漲滿你的眼眶,也漲滿我的眼眶。記憶的唱盤在幽幽地訴說,凄婉的曲調閃爍著光影。藍色的和白色的光影,如同穿過窗幔的風忽然止息,黎明來臨之前一片沉寂。夜的最深處無比清涼,一縷淡淡的幽香彌漫而來。笑在夢中,淚在夢中,天就要亮了,我要把夢和淚都帶給你。
  曙光滿天,你從文字的舞蹈里是否可以看到真實的我,一個在冷月消隱的天空下舞蹈的女子?
 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,千年等待,千年孤獨。衣袂飄飄,只為君舞,就像幾片鮮紅的花瓣在你的窗前飛舞......
0
只有登錄會員才可以進行評論!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
六合之都